4台机器循环“进出口”骗税 一公司董事长夫妇受审
发布日期:2015-11-10   点击次数:1283次   来源:

读案提示

南京一公司为牟取非法利益,挖空心思骗取国家出口退税。两年多来,联合其他公司,把自产的4台机器作为“道具机器”,采用高报价格出口、低报价格进口等手段,循环进出口,累计骗取国家出口退税8164万余元。

近日,经扬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该公司董事长骆正平夫妇及另外两家公司负责人及4家公司在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被指控犯有两宗罪,涉案总金额达8200多万元。

这4家公司是什么关系?他们是如何利用“道具机器”骗取国家进出口退税的?向下阅读,为您讲述。


“绩平平经理犯难 亲戚相助事半功倍”


秦光今年30岁,常州人。大学毕业后,进入江苏A公司工作。这家公司设有进出口分公司,代理各种进出口业务。秦光被分配到进出口分公司工作,从最初的普通员工渐渐成了业务精英,后承包了进出口分公司,秦光在经营过程中有独立自主权。

进出口分公司主要业务由自营业务和进出口代理业务两块组成。其中,自营业务主要是通过汽车装饰件、配件的出口,从中赚取差价,每年销售额在1500万元到2000万元;进出口代理业务就是内地单位或者个人以分公司的名义对外进行货物贸易,分公司从中收取代理费用。这两块业务加在一起,年总额最多只有1亿元。可总公司每年向分公司下达的销售指标为1.6亿元到2亿元,还会在实际经营中不定期地对分公司的经营状况进行检查。这让秦光的压力越来越大,直到2010年,一个大客户的出现,才让秦光的压力有所缓解。这个大客户不是别人,而是秦光岳父的兄弟——骆正平,此人是南京B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主营电路板测试设备的生产与销售、电路板进出口贸易。

2010年,在一次闲聊时,骆正平向秦光问起产品出口、退税的相关情况,秦光把备货、订舱、发货、开具增值税发票、退税的简单过程告诉了他。

这次闲聊,秦光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没想到,不久后,骆正平找到他,提出有个台湾的客户要买他的产品,想找A公司代理出口。

一听有生意主动送上门,秦光欣喜不已。很快,双方签订了代理出口协议,并约定代理费是货物出口价格的1%。

此后,双方按照合同约定,由秦光公司把骆正平的产品出口到台湾C公司。但是,合作一段时间后,秦光发现骆正平往台湾C公司出口机器比较多,不禁好奇起来。对此,骆正平的解释是,他在台湾建立了一个检测站。秦光信以为真,不再多问。


“长期合作发现猫腻 难舍暴利狼狈为奸”


几天后,秦光到骆正平家作客。骆正平夫妇突然问起,他们出口到台湾C公司的货物,能否再进口回来。这让秦光大惑不解,骆正平赶紧解释称,他们担心和国外的有知识产权纠纷,因此,想通过出口再进口的方式,来避免公司受到诉讼的影响。

秦光听罢,明白了大半。凭着多年的业务经验,他认为,骆正平夫妇提出的做法属于假进口,因此没有答应。但骆正平并不罢休,请秦光帮忙找别的公司做进口业务。秦光答应下来。在帮骆正平找合作伙伴时,秦光想到了生意场上的老搭档——老余。

2010年8月,老余注册成立了D货运公司,主营范围为海运、空运进出口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及国内普通货物运输代理业务。此后,他和秦光成为固定的业务合作搭档。

由于平时经常和进出口公司打交道,老余很快找到了帮忙代理进口业务的公司——E公司。在接下来的合作过程中,南京B公司将该公司生产的设备,通过江苏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代理出口至台湾C公司或境外X公司,以HS编码9031809090、“印刷电路板测量检验仪”等品名申报出口,出口价每台约40万美元。货物出口后,南京F公司再通过E公司将该设备从境外Y公司以HS编码9031499090(进口关税税率为0%)、“自动光学检测仪”等品名向南京海关报关进口,进口价每台约6万美元。

在合作期间,秦光很快发现了问题——这些设备都是南京B公司生产的线路板检测仪器,只不过到境外“一日游”,就变成了进口机器。而且这样一来,按照相关政策规定,进口的时候价格低可以少交增值税,出口的时候价格高可以多退税,就形成了一个税额差,而这些钱最终落入了南京B公司的“腰包”。

秦光越想越不对劲,在咨询了公司会计之后,他知道,这种做法属于骗取出口退税。但此时,他与南京B公司的合作业务,已经占他总业绩量的70%左右,一旦收手,总公司下发的业务指标他就很难完成。

想到这里,秦光决定抱着侥幸的心理,继续与骆正平夫妇合作。同时,他考虑到双方合作的风险,在按照合同向骆正平夫妇收取1%代理费的同时,还提出每笔业务要收1100美元的香港码头人员费用,但实际上这笔费用是他杜撰出来的。对此,骆正平夫妇并不知情,如数给付。


“东窗事发同落法网 夫妇归案内幕曝光”


2013年11月,南京海关缉私局在例行检查时,发现南京B公司等单位涉嫌走私普通货物。

同月28日,南京海关缉私局和江苏省国税稽查局成立联合专案组,经过进一步侦查后,发现南京B公司等单位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后将该案移送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秦光、骆正平夫妇及老余先后被抓获。该案被海关系统列为“2013年海关打私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经查,骆正平今年45岁,南通人,2012年取得香港居民身份,20年前就开始做生意。骆妻林小敏今年44岁,南京人,南京B公司的财务总监。

除了南京B公司外,骆正平还有上文中提到的台湾C公司、南京F公司等进出口“中转公司”。其中,南京F公司是骆正平出资成立,主要业务是销售机器。南京B公司与F公司在同一个地点办公,其实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F公司所卖的机器全是从台湾C公司或者境外X公司进口而来的。台湾C公司和境外X公司都是骆正平夫妇成立的公司,实际上也都由骆正平控制。除X公司外,该公司财务部还成了另一个境外离岸公司——Y公司,该公司的作用也是帮助“道具机器”完成港、台“一日游”。

调查过程中,侦查人员颇为不解的是,南京B公司的产品在行业有较大影响力,公司经营状况也比较好。那么,骆正平夫妇为何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而去骗取国家出口退税呢?


“规避纠纷摸到“财道” 合伙骗税同堂受审”


据悉,南京B公司曾与以色列一家公司有知识产权纠纷。2010年左右,为规避知识产权纠纷风险,该公司开始通过江苏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代理出口光学检测设备到台湾、香港,然后再通过南京F公司将出口的设备进口回来。

由于B和F公司地址在同一处,因此这些设备就相当于在港、台“一日游”后,最终又回到了B公司。待这些设备被更换铭牌和包装箱后,会再次出口。如此循环操作,时间一长,该公司的4台设备就成了固定的“道具机器”,专门用于“一日游”。

由于当初B公司采购了大量原材料,因此公司财务积攒了一定数量的增值税发票没有抵扣,骆正平希望通过高价出口、低价进口方式将这些发票尽快抵扣。但是,其间骆正平渐渐发现高价出口、低价进口的方式可以获取国家更多的出口退税款,这让他动了歪脑筋。此后,为能继续获取国家更多出口退税款,他就让妻子林小敏去开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到B公司来填补发票上的空缺。

为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林小敏以3%至5.5%的开票费用,相继购得南京某公司(另案处理)等单位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计5618份,均用于B公司抵扣税款,价税合计114416万余元,税款合计16624万余元。

同时,为实现骗取出口退税中资金链的闭合,2012年至2013年期间,林小敏以每笔2000至6000元人民币不等的 “手续费”向深圳的阿亮等人(均另案处理)购买美元61笔,金额共计2778万余美元。

近日,扬州市检察院对江苏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南京B公司等4家公司、骆正平夫妇等4人提起公诉,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公诉机关指控,2011年3月至2013年11月,B公司通过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代理“道具机器”出口到台湾、香港共计90单。B公司向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739份,价税合计56190万余元,税额合计8164万余元。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已向江苏省国税局完成退税81单,已骗取出口退税款8164万余元。

此外,江苏A公司进出口分公司还代理B公司、F公司相关进出口业务,委托D公司开展货运代理、订舱、报关业务。骆正平多次明确向秦光提出代理进口需保证零关税。2011年12月至2013年10月间,这3家公司以低报价格以少缴进口环节增值税、伪报品名及税号以免缴进口关税等手段,隐瞒海关监管,偷逃税款共计109万余元。

公诉机关建议,以骗取进出口退税罪、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4家公司及骆正平等3人的刑事责任;以骗取出口退税罪,追究林小敏的刑事责任。

法庭审理后,未当庭宣判。(文中人物及公司均系化名)


微信.png

相关新闻

确定

确定

确定

确定 取消

申请
会员等级:
海关代码:
公司名称:
申请人姓名: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确 定
申请
会员等级:
海关代码:
公司名称:
申请人姓名: 联系方式:
修 改 提 交
培训
培训课程:
培训地址: 培训时间:
海关代码: 10个字符支持数字,字母加数字
公司名称:
培训人姓名: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确 定
培训
培训名称:
培训地址: 培训时间:
海关代码:
公司名称:
培训人姓名: 联系方式:
修 改 提 交
版权所有:南京擎天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5)962166 备案号:苏ICP备13027626号